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愛妻如夢
愛妻如夢

.
我叫莫愁和新婚老婆白如梦同属於一间私人大公司,由於公司明文规定员工5 年内不得结婚生孩子,而且我们
在公司也有一定地位的职务(我是业务经理,老婆是办公室副主任),因此我们没有公开我们结婚这件事。


老婆如梦是出名的大美人,很多人说她样貌像凤凰台的陈鲁豫,身材像三级明星李丽珍。


其实李丽珍的电影我看过,她那有我老婆这麽高,我觉得老婆的身材比她好多了!


三围不用说,就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就足以杀死任何男人。


我能娶到如梦实在是太幸福了!


我知道总经理和其他人还在打着她主意呢,哈,你们太迟了,她已经是我老婆了!


前些年老婆还很内向,但是结婚以来人好像变得开朗了钗h ,女人啊,结婚就变了样子说得一点没错。


但是我倒是喜欢现在的她,因为我觉得她的笑容实在太令我心动,一看见她笑我的小弟弟就不自觉勃起,她还
不时穿一些流行的衣服上班,她说女人结婚就容易变老,她不希望变成黄脸婆。


那些流行的衣服都比较前卫,有的是大露背,有的是大V 领,有的是超短裙,哎,我也拿她没有办法。


老板和那些男同事常常和她说些黄笑话逗她,老婆总是被逗得哈哈大笑。


其实现在老婆的性慾也比结婚前强多了,以前她不喜欢裸睡,但是现在她不但裸睡还要我跟他一起裸睡,那根
本是求爱的信号嘛,她是每晚如此乐此不疲,说真的我开始还可以接受,甚至是觉得刺激,但是时间长了就有点力
不从心了。


一天夜里,我和如梦已经脱光光准备睡觉,老板突然打电话给我:「小莫啊,你怎麽搞的,你什麽时候得罪了
赵万松?」「啊,什麽?」我莫名其妙。


赵万松是我们公司准备拉拢的超级大客户,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唇舌和金钱也没能说服他和我们签约,我拜他
还来不及,那敢得罪他。


我急忙道:「老板,我看这一定有误会。」「要是你没有得罪他,他怎麽老是不跟我们签约啊?我还听说他和
我们的对头公司的关系十分好,你作为业务经理一定要想想办法,不然你的结果将会很悲惨。哼!」老板马上挂线
了。


如梦见我一脸懊恼的样子马上关心的问:「怎麽没精打彩的,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我将老板的话告诉了她。


如梦伸手握住我已垂下的阴茎说道:「其实我前几天听人家说过,有人在富豪夜总会里看见赵万松和我们对头
公司的业务经理李力抱着一群美女在一起。」「什麽?李力?又是那?铮我不平的说道:「他们竟然用美女战术!
太卑鄙了!」如梦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後说:「老公,我不觉得他卑鄙啊,你想想,和赵万松的合作我们
公司赚多少钱,只要拉到这个大客,我们的年终奖至少有五位数啊!」「你说是没错啦,但是别人已经用了这女人
计了,我们总不能再用吧,我看不灵了!」我说。


老婆笑着伸出舌舔了舔我的龟头说道,「看来我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也要帮忙了!」「什麽?你是说你……」我
说。


「说笑的,你什麽也不要想了!明天约他到富豪夜总会吧,反正好歹也要试一试,不然老板会放过你吗!」如
梦说道。


「说的也对。」我说。老婆如梦已经爬上我身上飞舞起来……第二天晚上,我邀请那赵万松到富豪夜总会,没
想到以前老是左推右托的他一口就答应了,果然是个色鬼。


天色刚刚暗下来,里面的客人还不多。


我和赵万松开了间卡拉OK房,点了几个小姐,酒过半旬,赵万松半点没有谈合约的心情,更多的兴趣就是在小
姐身上乱摸乱捏。


很快我便没有耐性了,於是藉故上厕所。


我在厕所吸了两支烟决定回去直接谈合约的问题,谁知道我一踏入包房便发现环境变了,刚才的小姐已经离开,
而在场的除了赵万松还有一个穿得非常高贵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我老婆如梦,她正和赵万松有说有笑。


赵万松一看见我马上说:「啊,莫生,原来你们公司有个这麽美丽的办公室副主任,怎麽早介绍一下啊?」「
啊,这,你怎麽在这里?」我对如梦说。


「哦,你忘拿文件了,我来送给你啊!」如梦说。


我没有忘什麽文件啊,这一定是老婆的借口,她到底想赶什麽。我想。


「既然来了,就一起玩嘛!」赵万松说。


我只好依着他的意思,坐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


老婆今晚穿的是一件平时都很少穿的吊带紧身衣外面加一件女款西装,西裤和高根鞋,看上去白领味十足。


他们开始玩大话色(大家应该会玩的!),我老婆连赢几把,赵万松不服输,後来老婆也输了几回,喝了好几
杯人头马,老婆的酒力我是知道的,区区几杯人头马是难不了她的,但是她却好像有点醉,竟然不服输的要和赵万
松来个脱衣大话色,我想阻止也来不及。


赵万松当然一口答应,他们开始各有输赢,後来老婆比较厉害,只脱了外套西装,而赵万松却已经脱到剩内裤
了,在这时候老婆又加注码了,她说:「赵总,我看你已经脱了这麽多了,我们来最後一局,要是你输了就得和我
们公司签合约,要是我输了就表演脱衣舞,怎麽样?」我看见赵万松的眼睛盯着如梦紧身吊带下面没有带胸围的乳
房咽了口口水,下定决心的说道:「好,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这小妞。来吧!」我真不敢相信老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大概她有绝对的信心吧,但是实际上这一回输的却是我可爱美丽的老婆如梦。


赵万松哈哈的大笑不停说道:「看,输了吧,你要跳脱衣舞了!」老婆轻轻一笑,说道:「赵总真厉害,我服
输了,但是这舞我只能跳给你一个人看,我希望莫经理出去一下了。」「这……!」我真是不知道可以说什麽,你
是我老婆哎,这也不能看吗?


赵万松对我说:「莫经理,没办法,你得先出去一下了!」「好的!赵总你慢慢欣赏!」怪谁呢,我只好自己
走出房间。


我关上了门,但是我不甘心,因为那是我老婆啊,连我自己也没见过老婆对我跳脱衣舞呢,於是我在想如何能
看到房间里的情况呢!


结果我只用了200 圆一个资深小姐便解决了我的问题。


原来这里的每一间卡拉OK房都安装有隐蔽摄像头,而总监控事就在DJ房的暗室里,结果我又用了200 圆才说服
那个DJ让我进去。


哇,我靠,这里只有一台电脑,显示器是29寸液晶,它用的是一种叫天幕的电脑数字监控系统,我记得这种数
字监控系统是可以录音和录像的,只要留在硬盘里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放或者制作成光碟进行销售,啊我的天,这太
恐怖了!


我无心留恋其他也很吸引的画面,我一门心思找如梦那间房间,很快我已经找到。


只见如梦还没有跳她的脱衣舞,而是和赵万松坐得很近的说着话,由於声音设备很差而那房间的噪音很大,我
根本没有听见他们谈什麽,只是见他们有说有笑,而且赵万松的手还搭在我老婆如梦的香肩上。


老婆似乎并没有介意,赵万松越来越过分,他开始企图拉下我老婆的肩带,但是被老婆拒绝了,老婆对他说了
些什麽,然後站起来,我想她要开始跳脱衣舞了。


果然,如梦绕着只穿着内裤的赵万松走来走去。


她微微发红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媚态。


她轻摇着臀部的同时俯身向前把胸前的两颗球交互摇晃。


她的手放在屁股上,还不时地把腰前挺,好像正在做爱一般。


我现在才知道我的老婆原来也会跳这样的艳舞,怎麽她从来也没在我面前表演过呢,那赵万松内裤下的的宝贝
由老婆的表演而受了刺激,迅速的把内裤撑起。


老婆看在眼里,她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微笑,又开始像刚才那般地跳,再加上一些挑逗性的动作。


过了几分钟後,她一边扭动蛇腰一边伸手慢慢拉开西裤边上的拉练,然後熟练的褪下西裤,哦,我的天,她穿
的是丁字内裤,她背对赵万松钩住她内裤的腰带把西裤挣脱到地上,两片屁股大大地分开,清楚地显现出被吊带一
分为二她的的後庭。


赵万松如训如醉的欣赏着,老婆向赵万松转过身来,她半张着嘴,吐气若兰,眼神充满挑逗,她吊带下的乳房
紧随双腿的舞步也一跳一跳的,老婆一手挤压两颗肉球,一只手伸到嘴边甜动手指。


画面充满挑逗,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承受这样的刺激。


如梦依然着她妩媚的舞步,双手的拇指钩住吊带衣的吊带左右向下拉下。


啊,老婆不是要脱那件吊带紧身衣吧?


当老婆的吊带紧身衣就要越过乳头的时候,她便不拉了,变成露出大半个乳房,然後是拉起衣服的下部,依然
是就要越过乳头的时候,她便不拉了,把整件衣服卷成绳子一样只遮住两个乳头,而其他地方都露出来了,我的天,
这比完全露出来更叫人兴奋。


赵万松兴奋得乾脆也脱下他的内裤,把他的阳具露了出来,显然老婆已经预感他会这样,她并没有吃惊,只是
捂着嘴轻轻一笑。


反到是我被赵万松的阳具的尺寸吓住了,竟然如此的粗长,像头凶兽青筋暴现。


赵万松用手指了指如梦又指了指自己的阳具。


只见老婆笑着摇了摇头,然後又转过身去,她向前伏下身双手按着前面的电视机,那对着赵万松的仅剩半透明
丁字内裤的美臀有节奏的摇呀摇,还转脸含笑的看着赵万松。


啊,我流鼻血了。


我相信任何男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会忍不住冲上前去狂干我的老婆。


我要制止她。


我冲出了DJ室,赶紧回去。


门从里面反锁了,我用力的敲门,但完全没有回应,里面发生了什麽事,难道老婆已经被那赵万松吃掉了吗。


我又想回DJ室看看,但这回那DJ说什麽都不让我进去了。


我只好纳闷的站在卡拉OK室门前等,这一等足一小时,我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当我就要踢门的时候,
门,开了。


开门的是赵万松,他一看见我便露出笑容,:「小莫,你去那里了。我都快走了。」「哦,白主任呢?」我问
道。


「在找我吗?」老婆已经穿戴完好的走出来说道,只见她秀发纷乱,我还发现她的嘴角好像残留着一点白浆,
很像是男人的精液。


「莫非她刚才在里面为赵万松口淫吗?」我盯着如梦口红不全的嘴看,心里想道。


「白主任的歌唱得非常好。」赵万松说。


「赵总也不错啊。」老婆像在和赵万松在打情骂俏的样子。


「对了,如梦小姐,你说的事,我会回去认真的考虑,相信我,明天就可以答覆你。」赵万松说道。


「那好我送你回去吧。」老婆说道。


「莫经理,你把帐结了。我先送赵总回去。」老婆说完便拉起赵万松的手走了,只剩下一片茫然的我和一张2000
多元的帐单。


怎麽回事?


……回家後,我坐在大厅等老婆回来。


凌晨2 点,老婆如梦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像只小鸟,她一进门就飞扑到我的怀里,我感觉到她比以往任何时候
都要快乐,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不单是送赵万松回家这麽简单。


「老公,要是我被别人干了,你还爱吗?」老婆说这句话的时候用情深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真的我并不在乎如梦是否被干,而在乎她是否快乐,因为我确实很爱我的老婆,而且
当初她嫁给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我不在乎!我爱她。


「爱,我永远都会爱你!」我坚决的说。


「老公,我刚才被赵万松干了。」老婆说,我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是他强逼你的吗?」我企图令自己好受一点。


「不,是我自愿的,因为他已经答应和我们公司签合同,而我的身体就是他的要求之一!」老婆说道。


「就为了这个合同?」我问。


「不,同时我也想试试他的大阴茎。」老婆居然会说出这麽淫荡的话来。


「什麽?老婆?这是怎麽回事?你们都干了什麽?快告诉我!」我拉起老婆说道。


「我就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要问了!」老婆摇着头说道!


「不,我要知道!我也不会怪你,你说吧!」我说。


我看着老婆,我用坚定的目光告诉她我不介意。


她好像有点迟疑,但是还是决定告诉我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那好,老公,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生气!」老婆说道。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生气!」我说。


「那我从卡拉OK室那里开始说吧!」老婆说。


「那时候,我一心只是想牺牲一点色相,跳个脱衣服什麽的就可以让他乖乖的把合同签了,但是不知道什麽原
因,我越跳越兴奋,到後来当我看见赵万松的阴茎的时候,我简直是快要发疯了,我的下体已经流了钗h 淫水。」
我老婆说道。


「那在卡拉OK室里就被他干了?」我问道。


「没有,因为是公共场所,我只是用手帮他。」老婆说。


「他有摸你吗?」我问。


「有,他摸了我的胸部。」老婆说。


「那麽他还对你干什麽了?」我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这时我觉得在气愤的同时,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刚才被别人摸过,心里除了愤怒到还的确有些激动。


我的阴茎在老婆身上硬的有些发疼。


「他摸完我上面以後,搂抱着起我到沙发,他说他要我用我的阴部磨他的阴茎。」老婆说。


老婆看我不吱声,又继续说道:「因为之前的活动,我的阴户已经湿润,赵万松的阴茎也早已让我春心荡漾,
丁字裤的线早已坎入我的阴唇!就这样我张开腿坐到赵万松的肚子上,用手捉住他的大阴茎伸入我的双腿中用双腿
夹紧,然後用我的阴唇口来回的磨擦。」「这样的动作让我浑身一阵稣麻,双腿之间阵阵的刺激,加上传到脑海的
冲击,让我兴奋的骄声闷吟,我的心脏跳动的厉害,也控制不住的让淫液直流,薄薄的丁字裤早已湿透。赵万松突
然双手紧捏我的双峰最敏锐的乳头,我双眼紧闭,浑身让这刺激一剑穿心,害我失神的骄矜了出来!」老婆完全沉
浸在美好的回忆里。


「後来怎样?」我问。


「我用嘴帮他吸了出来!」老婆说道。


「什麽?用嘴?」我吃了一惊。


「那精液呢?」「我都喝下去了!」老婆说。


这时,在老婆的叙述下,我又显得有些兴奋起来,好像说的人并不是我的老婆。


「你从来都没有帮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啊!你怎麽会懂得这样做?」我问。


「其实我早就会了,只是你没有要求我嘛!」老婆撒娇道。


「那你送他回家以後发生了什麽事情?」我问道。


「这个你还要问吗?他说不给他干就不签合同哎!」老婆说道。


我一听又紧张了,忙问:「你和他做了?」老婆点了下头。


「这些过程就不必说了吧!」老婆说道。


说真的我也已经听不下去了,因为我的阴茎已经怒目冲官,急求老婆的阴道解决。


我粗暴的撕开老婆的衣服,里面已经是真空,在老婆的声声惨叫声中强奸了她……故事没有因此而结束,相反,
这只是我老婆如梦淫荡生活的开始。


(二)


「喂,老公,我们已经来到三亚,一路平安。」如梦从电话那边传来声音。


「哦,那你玩得开心点啦!」我说。


「好的,886 !」如梦说完挂线了。


公司在7 月1 日组织了党员去海南岛旅游,我竟然不知道我的老婆如梦竟然还是个党员,这次的旅游她是其中
的一员,跟她同一个团的都是公司的领导。


而我呢,群众一员,没份。


真奇怪,明明是私人公司,还搞党员旅游,老板不会是因为接到赵万松的生意,高兴到傻了吧,那至少我是它
琝a ,怎麽不连我也带去旅游呢!


老婆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後,高兴得不得了。


的确我们平时的工作都太忙,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的到外面玩一下,现在有歇息的机会,相信除了发奖金就轮到
它是最叫人期待的。


临行前的一天,如梦拉着我去了逛街,说以前的泳衣都过时了,无论如何也要买一件新泳衣。


她左挑右挑选中一件白色的比肩尼,而且是比他平时穿的小一码的。


我说这种泳衣是不是太过暴露呢。


她说:「老公,你的思想太过保守了,在外国可是连这个也不要哦,这根本算不了什麽!」其实无论她说的是
不是事实,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她,我只有掏钱包的义务。


老婆他们已经到达三亚展开为期一个礼拜的海南之旅。


没有老婆的日子真是难熬,又得自己买菜做饭又得自己洗衣服,最惨的还是要自己解决生理需要。


以前老婆主动求欢时我显得力不从心,但是如梦才离开两天,我就觉得混身不自在,老是想着老婆动人的体态
和笑容。


没办法,这天晚上我打开电脑来到我最喜欢的「摩洛客论坛」做起了潜水员,浏览一下那些奇怪的文章,下下
BT电影,看着看着我忽然在『原创自拍成人套图区』发现了一个名为:『海南叫鸡实拍(绝对真实)』的题目,本
来这些题目都见惯不怪,但是这是以海南岛为题的,我不禁来了兴趣,点击打开来看。


图打开得非常之慢,可能是图太多太大了吧,要等10来秒才打开一张,我好心急想看看海南的鸡是怎麽样的,
好不容易第一张图打开了,是一个披着浴巾的女人坐在浴缸前试水温的画面,女人的脸做了模糊效果,但可以看到
女人的头发是盘起来的。


哇!但从她的侧面就觉得她浴巾下身材玲珑浮凸。


「不错的妞!」我禁不住赞了一声。


第二幅图已经出现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和这个女人接吻,男人的手捏着那女人的屁股,男人的脸同样做了模糊
效果。


接着是这个男人揭开女人的浴巾,女人的身材果然非常的完美,坚挺起来的乳房,玫瑰般的乳头,圆润的屁股,
修长的美腿,晶莹的肌肤。


接着一张是他们同时面对面的坐在浴缸里浸浴的画面。


接着一张和之前一张没什麽区别,只是男人的手放在了女人的乳房上。


再接着一张已经换了角度,男人坐在浴缸边,而女人则跪在浴缸中央把头埋在男人的两腿之间,双手抱着男人
的屁股,由於女人的脸做了模糊效果所以不知道她在干什麽,但我估计一定是在口交。


没错,果然接着一张是近距离特写,只能看到樱桃小嘴,舌头和龟头,小舌头正在舔马眼。


接着几张都是近距离口交特写,从这几张特不难看出着个妓女的口交技术非常的了得,男人阴部上的敏感点都
顾及到了,还有一张舔阴囊的分外吸引。


接着的图更精彩,那男的竟然受不了那女的口技,在女人的嘴里射了,精液还从那女人的嘴角流出来。


接着是妓女吞下精液的图。


哇!职业鸡的技术就是厉害,还敬业!!我看得非常过瘾,乾脆脱惘n ?l 自己快活起来。


接着的图是三个人的,一个估计就是摄影师,他们在帮女人涂沐浴液,而女的也正为摄影师的阴茎涂沐浴液。


大概是摄影师也受不了这个正点女人而要一边拍一边玩吧。


原来是传说中的3P,想不到海南人这麽小气,多花点钱找多个女解决嘛,何必两个男人搞一个女人呢,但我想
想又觉得其实自己也很想尝试一下什麽叫3P,不禁又兴奋起来。


接下来图片的场景换成了卧室小客厅,他们正在看电视,女的又披上浴巾,而两个男人同样是一丝不挂,而电
视上播放的是色情电影之类的片子。


还加插了女人双手的特写,女人左右手分别握着两个男人的阴茎,估计还带点套弄。


再来的图片有变成两个人,但那男的似乎换成了刚才的摄影师,很明显的身材胖了不少。


这幅图相当的刺激,因为那二人正以男坐沙发女坐阴茎的体位地在开干,女的双脚踩在沙发上双手按住自己的
膝部并面对照相机把头高高的仰起,而且是个大正面,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男的阴茎正深深的插在洞里。


更甚者从这幅图开始连脸部的模糊效果也变得简单,只是用一条小小的黑带把女的眼睛遮住,完全可以感受到
那女的清秀的轮廓和脸部表情。


咦?我忽然觉得着个动作似曾相识,因为我老婆如梦也常常用这个肢势『强奸』我的,我再认真的留意那女的
身材和那简单模糊化了的脸,说什麽也跟我的如梦十分相似。


这个女人不会是我的老婆如梦吧!


我带着问题继续看下去,接下去的都是一些做爱的套图,只是不停的变换肢势而已,但可以看出那女的正陶醉
其中。


到最後那男的在女的体内射精,全部图就结束了,我又反覆的看了几次越看那女的就越像我的老婆如梦,而那
个男的就越看越像我们公司的大老板贾仁义。


我又看了看贴的的上传日期是7 月1 日,不就是老婆他们到达海南岛的当天吗。


不会吧,我确实很困惑。


我决定拨打老婆的手机………嘟…嘟…嘟…嘟…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


我不服气的再打。


「喂!」终於如梦接起了电话。


我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很吵还响起了男人的声音:「谁啊…!这麽夜还扰人清梦!」「是莫经理啊!」如梦回
答那边说道。


我马上听到抢过手机的声音。


「喂,是莫愁啊,这麽夜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麽事情!?」,我听得出这个人是我们的大老板贾仁义,而那边
我还彷佛听到我老婆跟别人的打闹声和嬉笑声。


「哦,老板,不,没什麽。只是……」我慌慌张张的说道。


「只是什麽?」贾仁义喝道。


一时间叫我怎麽想到只是什麽呢?


「只是睡不着找人聊天而已。」我乱编一道。


「聊你个头,这是长途电话,你不休息别人要休息,找别人聊去。」贾仁义不由分说的就挂了电话。


我是个坏孩子,我应该去死!,好狠的贾仁义,结果我还是联系不到如梦,我茫然的丢下忙音中的电话,电脑
里还是那极像我老婆的女人和极像贾仁义的男人,难道继赵万松之後又到贾仁义吗,那在浴缸口爆的男人又是谁呢?!
我满脑子的疑问还是没有揭开。


清晨5 点。


我不知道是怎麽睡着的,当醒来的时候我还坐在电脑前。


我想起了晚上的事情,我决定再给老婆打个电话。


这次老婆比前一次早接了电话。


「老婆。」「喂,老公,这麽早起床?!」我听出如梦说话的时候似乎故意压低声音。


「是啊,昨晚睡不好,大概只睡了两个小时,对了,你昨晚究竟怎麽回事啊?怎麽给贾仁义听电话的。」「啊。
老公你不要怪我嘛,昨晚大家打麻将都玩疯了,而且贾仁义输了不少,你就让着他吧。」老婆撒娇说道。


「打麻将?好玩吗?」我将信将疑。


忽然一把男人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响起:「梦梦,还不快点,快来晨操啊。」「哦!」如梦答那边道,接着又
对我说:「老公没有什麽事情的话我就挂了。」「那是谁啊,搞什麽晨操!?」我生气的说道。


「哦,他是导游先生,人挺风趣的,其实不是晨操而是今天团友们约好去看日出!」老婆说道。


「是吗?」我实际上根本不相信,因为要看日出必须更早一点起床,而现在已经天亮了。


「不说了,大家都等急了,老公等过几天我回去再说了。886 !」老婆匆匆忙忙的挂了线。


我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这个探求真相的机会,我又打如梦的手机,但是她已经关机了,而且一直关着,以後几
天里我再未能接通这更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看来老婆如梦已经躺在了贾仁义的身下欢快的呻吟了。


如梦的无故关机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工作,其实并不是因为她可能对我不忠,而是我觉得夫妻之间不应该有所隐
瞒,我爱的是她,是她的精神,我只需要两人能心灵相通,一切都好,我爱她。


但是我不能忍受她欺骗我,这是对我智慧的一种侮辱,我接受不了。


可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这期间发生,改变了我的想法,更改变了我和如梦以後的生活。


话说大老板他们去海南旅游前,大老板把所有的重要事务的签名权都交给了我们的老板夫人红姐谢红,我们虽
然叫她红姐但其实她比我年轻,是名副其实的少妇。


她平时并不用上班,只是像现在大老板外出的时候才回公司主持大局。


说道红姐,就不得不提起她的美貌。红姐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平时不多说话,衣着讲究,甚至连眼镜也有她
独到的配搭,她的美貌使贾仁义看中了她。


而红姐呢?她愿意嫁给贾仁义大概是因为希望旁个好靠山吧。


这天我依然在不安中度过,不能专心的工作,浑浑噩噩的上班,但是可能是晚上睡不好竟然在蹲厕所的时候睡
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我彷佛听见有人在说话,好想是厕所以外传来的,本来平时一般的声音很难传到厕所
来,大概是外面的人说话太大声了。


我被声音弄醒了,好奇之下我走出厕所找声音的来源。


原来现在已经天黑了,空荡荡的办公室没有半个人影。


说话声是从董事长室传来的,而且那里还开着灯。


我偷偷的从门缝看进去,不由得吓了一跳,其实也应该说是大吃一惊,因为我看到的画面绝对是超出我的想像
的,是无比震撼的。


只见董事长室的中央茶几上里坐着我们平时不是太多见的红姐,而她的身体上只挂着一件黑色肚兜和一副黑框
眼镜,其余什麽也没有,连内裤也没有。


如果说这已经叫人吃惊,那麽坐在她周围的人更叫人不敢相信。


围着红姐坐着的是我们公司的其他四个持股股东,而且他们的身上连一块布也没有。


这是怎麽回事?


在这样怪异的气氛下,我开始留意他们的谈话。


「小红,你是否真的决定这样做?」其中何股东说。


「是的,只要你们真的同意出让所有股份给我的话!」红姐说。


什麽?红姐要收购这些股东的股份,这不比贾仁义手上的所持有股票还要多吗?我暗暗感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
在进行。


「小红,你要知道,即使你这样做,你也是要真金白银的买我们的股票的。」陈股东说。


「是的。我知道。」红姐肯定的说道。


「我想你一定已经有了一整套计划了吧,趁着贾仁义出差,你就利用这个机会把他的公司拿夺过来,是不是?」
一向精明的李股东说道。


「正是这样!你们满意没有,难道我穿成这样,你们也有耐性说这麽多费话吗?你们究竟答应不答应?」红姐
说道,然後站起身来睑X 一个婀娜的动作。


继续说:「我再说一遍,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把你们的全部持有股份买给我,我这个身体可以任由你们礼G.」
哇,要命吗。任由礼G ?男人听了都不自觉勃起的语言哦,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


但此时我是清醒的,红姐分明是要颠覆公司的管理层,这样我到底要不要通知贾仁义呢?且看股东们怎麽处理
吧。


股东们低声讨论着,最终由李股东代表大家发言:「小红,你说的任由礼G ,是不是包括一切的行为?」「是
的,不管你们有如何变态的要求,我一律接受!」红姐说。


「好,既然你下了这麽大的决心,我们也一致同意接受你的条件。」李股东说。


「好,一言为定,请大家明天晚上来签署具体的文件条款,签完条款後一切正式生效。」红姐说。


「那,今晚我们不白走一遍了吗?」李股东说道;「你看,你把我们的大鸡巴都搞成这样子了。」「我当然不
会要大家白跑一趟的。」红姐微笑着看着大家都胀得发红的阴茎说道。


「我不希望只是看看的的玉体哦。」一直不说话的张股东说道。


只见红姐轻轻一笑,双手伸到背後解开肚兜的绑绳,然後褪下肚兜,把肚兜丢到地上。


哦,我差点叫了出来,原来红姐的身材是那麽好的,乳房不是太大,但是绝对有手感,而且她的下体是没有阴
毛的,这就是传说的『白虎』。


她缓缓的爬下身体,像只母狗地爬在狭小的茶几上。


在场的所有阴茎又增倍膨胀起来,还有我。


陈李张何四位股东。


红姐看见大家的反应,不禁又露出笑容,她不失仪态的用手轻捂嘴角笑道:「看来你们的好兄弟都等不及了呢。」
「那你还不快来给我们解火?」李股东说道。


「嗯,我今天晚就用我的身体为大家服务,要是想得到更满意的,就要等明天大家签名以後了,你们还要等下
去吗?!」红姐扭动玉体微笑的说道,使她更显得娇媚动人。


四个股东相看一眼,一起走到红姐的茶几前。


「我们不客气啦。」陈李张何四位股东说道。


他们把红姐翻过身躺在茶几上,何股东玩她的乳房,陈股东玩弄她的阴户,而张股东则蹲下来用手指轻柔地抚
摸她的两条玉腿,还有李股东在红姐身後摸捏她丰满白嫩的臀部。


四个股东都是调情高手,手段都很纯熟,他们手口并用,对红姐又摸又捏。


这种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从来不知道感觉是如此的震撼。


我相信如果我也身在其中,那种感觉一定比现在还要高出十倍以上。


我的下体简直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乾脆也把它放了出来。


这时红姐已经脸红耳赤,星眸半闭,嘴里『哎呀!』『哎哟!』地呻叫着,她一左一右伸出手儿去摸捏正在吮
吸她两边乳房的何股东和张股东的两根粗硬的大阴茎。而陈股东则分开红姐的双腿舔着红姐的花瓣。


但我发现李股东似乎有点异常的举动,他已经暂停了战斗,他悄悄的从一个阴暗的角落架起了一样东西。


我藉着灯光终於知道他架的是台数码摄录机!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把数码摄录机固定好角度,然後装着若无其事的回到战场。


他究竟又有什麽阴谋呢?


红姐并没有留意到李股东的举动,她依然享受着几位股东的热情服务。


李股东挺着阴茎站到了红姐的身前,用手握着自己粗硬的大阴茎,开始向她那颤抖着的阴户里插进去。


他的动作似乎他突然,红姐还没有准备好,「嗯」的闷叫一声并打了一个冷颤。


李股东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把粗硬的大阴茎慢慢地用力往里插,终於将整条的阴茎完全插了进去。


空闲了的陈股东也把阴茎移到红姐的面前,红姐自觉的侧脸张开樱桃小嘴把陈股东的东西含到嘴巴里激烈的吮
吸起来!


就这样,红姐一个女人同时服务着四条阴茎,我开始佩服她。


看着红姐训迷的神态,我知道她乐在其中,明明是为了得到四位股东的股份才这样做,但是现在好像是她在发?
八?男孕枰耙谎部赡苣侵皇撬?龉斓慕蹇我联想到我远在海南的老婆如梦,她常说在我的身上已经找不到往日的激
情,难道她的出轨是因为这个原因吗?还是我已经满足不了她日益膨胀的性需要才是真正的答案呢。


其实男女是平等的,向来的对女性的不公平已经过去,男人可以偷欢,女人也可以。


那为什麽女人去选择自己路却受到别人的非议呢?为什麽一定要女人守着你一个男人呢?而且我承认在这麽多
年的拉业务的过程中,我也嫖过不少女人,有自愿的有被逼的,社会的一些暧昧的瓜葛我也了解的很多。


我明白,作为女性她的性需求是隐晦,但是一旦爆发,是没有办法阻止,这个我彻底明白!


我看到红姐的情况,大概是其中之一,而如梦大概也是这样,既然我曾经信誓旦旦的发誓爱她一生一世,让她
永远不受苦,那麽我是不是应该把我的风度拿出来呢。


此时的如梦大概也享受着我以外的某个男人的阴茎吧。


看着看着,彷佛在我面前被四人玩弄着的红姐已经变成了如梦。


红姐尖叫着达到高潮,我终於知道我以後该怎麽做,我应该理解如梦,我爱她,我必须尽一个丈夫的责任,必
须让她过得好,过的快乐。


我不再看这场伟大的战役,我静静的离开公司,等如梦回来以後,我一定要和她讲清楚,希望她抛开顾虑,尽
情的发?啊我更要打一个电话,是打给贾仁义的,我必须告诉他,现在正有一个阴谋正在进行着。


回到家我拨打贾仁义的电话。


贾仁义的电话很容易的接通了。


「喂……!」我感觉贾仁义似乎是在喘着气。


会不会是正在做爱呢?会不会是如梦呢,我突然涌起众多想法。


「贾总,红姐似乎想出卖你哦!」我说道。


「哼,臭婊子,我早就知道……」我感到他的语气愤怒,然後是他沉默了一阵,电话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女人呻
吟声。


「幸亏我也留了一手,好,莫愁,你够忠心,回来我奖励你!」贾仁义继续说道。


「好,我挂电话了。」他虽然说挂线,我习惯等对方挂线了我才跟着挂,但他好像忘了按键,他那里的声音依
然能传过来。


我马上坐直了起来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大,认真的听那边的声音,我真的希望知道我的想法到底是否正确。


这样意想不到的偷听,有时候会知道一些秘密。


那边女人的呻吟声在贾仁义的一句『我挂电话了!』的结束而变得放肆,贾仁义也传了『哼,哼…!』的声音。
我肯定这是男女欢爱的声音,那现在只需要证实这个女人是不是我老婆如梦了!


他们的声浪此起彼伏,这时贾仁义终於说话了:「小黄,你歇够了没有?」另外一个男声答道:「贾总,你也
先歇一下,还有漫漫长夜啊!」原来还有一个男人。


「对,来,小梦梦,我们插着聊聊天。」贾仁义说道,『小梦梦』?看来已经有80% 可以肯定是我老婆了。


「你是领导,你爱怎麽样就怎麽样!」一听就知道那熟悉的声音是我老婆如梦说的。


原来如梦真的和贾仁义搞上了,而且是「真乖,一会奖你喝精液!」贾仁义说道。


「坏死了,那脏东西还叫奖励!」如梦说。


「那你想我奖什麽?」贾仁义说道。


「你真要奖励的话,办公室正主任的位置还不错!」如梦说道。


「原来你早就想着这个位置。」贾仁义说道。


「你不舍得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稀罕!」如梦说道。


「美人,你要的我会不给吗。只是要等我睑迨F 谢红这婊子以後。」贾仁义说道。


「那,是你说的,我没有逼你哦!」如梦说道。


「啊……!」如梦忽然浪叫了一声,看来是贾仁义在她的身体里用力的顶了一下。


「你们女人真是的,我是说了算的人。」贾仁义说道,「小梦梦,我顶得你舒服吗?」「哦…贾总,怎麽偷袭
人家嘛!」如梦撒娇说道。


「这不叫偷袭,是叫配合,见到你这麽淫荡,是男人都会忍不住要用大鸡巴顶你的咪咪啦!」说话的是叫小黄
的男人。


「小黄说的对,你也很喜欢我顶你吧!」同时听见贾仁义的大笑声。


「讨厌,刚才第一次的时候还可以,现在差多了!」如梦说。


原来现在已经第二炮了!


「是吗?看我的厉害!」贾仁义说道,然後听见强烈的肉与肉的撞击声。


「哦,不要……啊……再快点……好舒服……啊……」电话里传来如梦的大声淫叫。


我从来都没有听如梦这麽淫叫过,我的面前彷佛出现了如梦和贾仁义搞在一起的画面,身下的阴茎不自觉的高
高耸起。


老婆被人搞自己竟然乐在其中,我知道我是不应该,但身体的本能是不能控制的,贪婪的手颤抖着慢慢伸到内
裤里抓住已经渴望得到发?暗难粑铩我深呼吸一下,手开始套弄起来。


「梦梦,我也来!」小黄说。但是不知道他做了什麽。


「哦……别咬……嗯……」老婆呻吟道。


「小黄,你真是百啃不厌啊!」贾仁义笑道。


「这麽美丽丰满的奶子,谁会厌啊!」原来小黄是在吻我老婆的乳房,他说的也是事实,如梦的乳房虽然大但
是富有弹性又不下垂,手感好口感更好,特别是她娇嫩的乳头,我也十分爱吸!(怎麽像在做广告!)「哦……要
来了……你们……你们……嗯……贾总……用力……哦……」老婆吃力的说道。


「来吸我的鸡巴!」小黄说道。


「嗯……」看来老婆已经把小黄的阴茎含到嘴巴里。


我也好想老婆能为我口交哦,我加快手的速度。


「梦梦的口交技巧又进步了!」小黄说道。


「当然啦!每天我们这麽调教,想不强都不行啊!日後回到公司也要天天操你。哈哈…哈哈…哈哈…」贾仁义
说道。


「嗯……嗯……嗯……」老婆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哦,好厉害!接力,小黄!梦梦,张开嘴巴!」贾仁义
说道。


看来他支持不住了。


「哦,贾总,来射到嘴巴里,丫!」如梦说道。


「哦…」贾仁义射了!


「嗯……」「喝下去了,真乖!」小黄说道。


听到别人能射到自己的老婆嘴巴里,我实在认不住,我精液也随着手的强烈套弄射到空气中。


前所未有发?埃惨恢钟氡鸩煌驳目旄谐涑庾盼颐桓鱿赴?部蠢次腋霉业舻缁傲耍菜淙晃液茉敢饧绦??驳笔潜
环值幕翱刹皇羌躝檬拢我觉得今夜的月色分外明亮。


老婆,我等你回来,我也要一起分享你的美妙旅程!


(三)


终於迎来老婆回来的日子,在明媚的阳光下我终於等到了我期盼已久的美妙重逢。


我心里积压的感情已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用我的身体告诉我亲爱的老婆如梦我是多麽的爱她。


在老婆回到家的一刻,我忍不住把如梦紧紧的抱住,是紧紧的,是用力的。


并在没有徵得她同意的情况下在门口温柔的强奸了她。


如梦如我想像中的极力配合我,把我的精液吸进了她身体的深处。


我发现如梦更美丽了!


完事後我们彼此没有说话,沉寂中,心跳彷佛象无底的黑暗,但是这却远胜於任何语言的沟通,我知道大家正
在想着同样的一件事。


我的无言代表我在发问。


如梦的无言代表她已默认。


「老婆,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我打破沉默。


「那次看流星雨的露营!」如梦立即回答。


原来她还记得。


「是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当时你是我们班出名大帅哥宁誉(我大学的同学)的女朋友,我还叫了你做宁
嫂呢!」我说道。


「嗯!想不到现在我已经是莫太太了!」如梦说。


「我记得当时只有你和宁誉是一对的,我们十分脓慕宁誉能交到这样的女朋友。本来他平时在我们面前吹嘘有
个多正的女朋友,我们都不相信。但是,当我一看见你,我完全被打败了,我知道当时我已经对你一见锺情了。」
我说道。


如梦静静的听着我说话。


「当我知道我喜欢上你的一刹那我又失落了,因为你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有可能会和宁誉结婚,还可能从那
以後就永远再见不到你。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我是否活在梦中,我竟然能娶到你。」我继续说道。


「不,你不是在做梦,我的确是你的老婆,是真真正正的莫夫人,对不起,老公!」如梦偎依在我的怀里,我
感到她似乎在流瓷「如梦,你相信我,我不介意,我也知道你同样的爱我,在当今的社会里贞洁不代表爱,玉体的
放纵不代表背叛,性只是一种本能的自然行为,你依然爱我才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说道。


「老公……」如梦声音已经颤动。


「我永远都爱着你,真的!」「我也是,我不介意你和谁睡觉,只要你过得好,只要你过得快乐,只要能每天
见到你,我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我抱紧如梦。


「谢谢你,老公!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我爱你!」说着如梦慢慢的移动娇体。


她把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轻轻的张开嘴巴……我终於第一次体会到我老婆的嘴巴,我再一次的爆发了……如
梦从海南回来的第二天,以李股东李督为首的四位公司的大股东召开股东会议。


并通过了一份名为「公司人员重组」的方案。


我和如梦一听到消息,马上意识到公司可能要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在第三天的下午我接到了公司的通告,我由原来的业务经理一下子免职掉到技术开发部做组员。


而且我发现有很多以前是贾仁义的心腹都在免职之列。


最彻底的是财务办,全换人了!


而如梦则意外的被提升为办公室正主任。


这样看来贾仁义并未能如他所说的把红姐的颠覆睑迭A 相反正受制於她!


可是这也只是猜测,到底是不是这样呢?


在这时候我要先冷静下来,等看清情况才作出行动!


下班时,老婆在技术部门口叫住我,神神秘秘告诉我新晋陞的同事邀请她出去庆祝狂欢,问我该不该去。


我思索了一会说道:「去!一定要去。至少要打听到现在控制我们公司的到底是谁!」「但是我看他们的样子,
好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哦!」如梦说道。


「老婆你放心,他们只是想拉拢关系,应该不会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来,至少今天不会!」我说道。


「是吗?但是好像只有我一个是女人哎…!」如梦说道。


「老婆,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是你快乐的,你做什麽都可以,包括做爱!」我说道。


「老公……」如梦正想说什麽。


我发现有人向我们靠近。


「有人来了,你尽管去吧,我爱你!」我小声的对如梦说道,然後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我其实当然有考虑到老婆说的话,在第一篇里我已经说过,我和如梦已经登记结了婚这件事情对外一个人也不
知道。


所以在公司里打老婆主意的男人特别多!


这次所谓的庆巨g 欢除了拉好关系以外,更主要的只不过是他们想藉故接近我老婆而已。


但是,作为在业务经理这个位置上的经验,我知道这些活动是非去不可的。


我相信做了这麽久办公室副主任的如梦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她对我说出那些问题,只不过是通过这样的形式
告诉我今夜我要自己吃饭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如梦,她正和刚才在後面走过来的技术部组长有说有笑,我见如梦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我想,
老婆对这次的荣升一定很惊喜吧!


哎,自己吃饭就自己吃饭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离开了公司,现在是下班时候,街上车水马龙,人们匆匆茫茫的赶着回家,果然是大都市,繁华昌盛,看到这
样的景象,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仿如一粒尘埃,随风浮浮沉沉在这个俗世里。


我决定去吃西嚏A 但是,一个人去好像有点无聊。


我知道有一个和我一样无聊的人董乐。


董乐是我高中的同学,虽然没有一起读大学,但是却是我最好的朋友。


董乐他刚刚与他的妻子离异,整天躲在家里。


他接到我的电话本来也不想出来,但是还是?啦还?彝惨庖黄鸪苑埂董乐其实有着不错的相貌和1. 93 米高的
身形,也不明白他为什麽会离婚,听说是女方先提出,现在的人啊,已经不在乎婚姻了!


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问到他的问题!


「董乐,究竟嫂子为什麽要跟你离婚?」我问。


「哎,你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董乐灰灰的说道。


「但是我想知道,我们是朋友吗?」我说道。


董乐愣愣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说道:「莫愁啊!我知道我一定熬不过你的!总之,这是我自己的
问题,她也没有错,就是这样!」「什麽?我听不懂!」我说。


「你知道什麽叫『有爱没性』吗?」董乐反问我道。


「知道!难道她接受不了你强烈的性要求?」我说。


「错了,刚好相反,是我满足不了她!」董乐苦笑说。


我的心一下子顿了一顿。


「当初我看嫂子也不像要求那麽强烈的人啊?」我说。


「有的东西是会变的,当我发现她有外遇的时候,已经不可挽回了!」董乐说。


「这样的结果谁也不想发生,你其实可以装作不知道。」我说。


「可以吗?你不知道,当我一想到她在别人的胯下极其淫荡的礼邡倩憿A 我就想无法忍受,我只能对她摊牌,
但是她却依然我行我素,甚至对我说要是忍受不了就离婚!」董乐说道。


「结果你们还是离了!你後悔吗?」我说。


「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愤怒,没想到现在我又开始想念起她!我也不知道是後悔还是什麽,我真的不知道,这
麽多年的感情了,我……」董乐已经说不下去。


「算了,你不要伤心,这些问题也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当今社会就是这样,不要再想了,一会吃完饭我带
你去玩一下!散散心!」我说,其实我也一直想着如梦的问题,在董乐的身上似乎看到了我的未来,我也闷闷不乐。


『梦工厂』是间不错的迪斯科厅,我以前去搞业务多数都带客人来这里消遣,首先这里的酒吧女郎质素不错,
而且这里的钢管舞是全城最火辣的,最叫人不去不行的理由还有一个,在这里是最多现场真人秀的地方,因为这里
的卡座设计与众不同,卡座本身是位於二楼,有独立铁梯子上落,加上半腰式围墙,围墙里面发生什麽事在楼下的
是不知道的。


但是同是卡座的却可以知道他们在赶什麽,至少可以估计到。


可以说『梦工厂』的卡座真是居高临下一览众生的极好地方。


吃完饭,我带董乐到了『梦工厂』。


现在才晚上八点多,但是迪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青年男女,我要了个卡座,为了开导董乐我还特意叫了两个小
姐侍侯董乐。


过了九点舞池中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们用最煽情的舞肢,最疯狂的动作,随着澎湃而富有节奏的音乐摇缮菬倩
憿A 叫嚣声,口哨声,喧哗声,音乐声,闪灯,美酒,美女,俊男,交织成一个梦幻般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只围绕
着两个字「?j 望」,在世界里的男女都成了忘却一切,任由本能指使的原始生命。


我一边自己喝着酒,一边目光涣散的观看着舞池中的疯狂男女,忽然间,我的目光定格在一个女郎的身上。


她的样貌和我老婆如梦简直一模一样,再看他周围的人原来都是我们公司刚晋陞的人,我明白了,原来他们也
来到了这里狂欢。


如梦依然穿着她上班时穿的那件女装西服,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只是来了不久,於是我向董乐表示离开一下便
也下楼混进了人海之中。


我只想靠近如梦,但是人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围着如梦的人更是多得不得了,我根本挤不进去,我只能在离
如梦3 米左右的地方徘徊。


此时我看见如梦双手举过头顶在空中飞舞,头也抬高,眼睛是闭着的,有几个男人的头似乎挨近在如梦的粉颈
上。


由於视线被遮住,粉颈以下的部分我完全看不到。


忽然,在如梦那边的天空飞出一件西服外套抛落在人海里,我认出那是如梦的西服,我不敢相信,难道有人在
脱如梦的衣服。


接着又飞出一个性感胸罩,人们纷纷跳起去抢那个胸罩,舞池马上变得混乱,我乘乱又挤近了如梦,这里可以
清晰的看到如梦那里的情况。


只见如梦只穿着那件白色衬衣,而且全部的纽扣都被解开,里面的胸罩更是已经不见了,箪坁漕倩擖O 衬衣起
起伏伏,里面的乳房若隐若现。


在如梦身旁的男人们不断的挑逗着如梦,好几次人们故意把手落在她的臀部,还有一些摸她的胸部。


如梦每次笑着巧妙的避开。


如梦脸带笑容的继续她的贴身舞,她随着节奏摇簧氶A 主动的挺起屁股摩擦背後男人的档部,这使如梦更显得
性感迷人。


如梦又睑X 一付最性感的笑容,在这些男人面前慢慢的扭动身子,最後停在某个男人面前,慢慢的分开双腿,
把阴部抵在他的膝诱W ,面对着他,利用他的大腿摩擦阴部,我相信那男人的下体一定已经凸起。


我身边的一些男人发出叫嚣声:「哇,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会不会是想在这里干男人啊!」「要是她选
上我,我就算操到精尽人亡也愿意。」「对,我也愿意!」那些男人讨论着。


那边如梦摩擦了一会轻轻推开那个男人,继续跳慢舞。


她一边跳,一边慢慢用手抚摸全身,大腿,小腹,乳房,哇,男人们绝对相信这个女人已经湿透了,而且让人
想起了脱衣舞娘,看上去更像如梦在挑逗那些围着她转的男人。


一个男人似乎忍不住了,伸出手拉下如梦的衬衣。


如梦用手护住,然後微笑着松开双手,双乳脱衣而出。


雪白圆润丰满的乳房再度引起了在场男人的尖叫。


那几个围着我老婆的同事更是目瞪口呆,只知道张开嘴巴定定的盯着如梦近乎完美的乳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麽事情。


如梦马上又把衬衣拉上遮住,然後调皮的微笑着给了大家一个飞吻,然後离开舞池。


人们自动自觉的让开一条路来,让如梦回到她二楼的卡座!


一众同事也跟了上去。舞池里的男人还不时向如梦那卡座吹口哨。


为了观察如梦卡座里的情况,我不得不也回到我自己的卡座。


回到卡座,只见一个小姐正在给董乐口交,董乐见我回来,显得有些尴尬,我示意他们继续,我现在只关心如
梦那边的情况。


如梦他们的卡座离我不是十分远,但是他们那里只点着一支蜡烛,光线很弱。


我依稀可以看到那些男同事都围着如梦坐着。


我不难想像到他们一定在想尽办法挑逗我的好老婆。


我可以看到如梦游刃有余的周旋在那些男人之间,那欲拒还迎的神态令在座的男人为之陶醉,为之疯狂,我敢
簖言以如梦此时的魅力,无论你是一统江山的霸者,或者算尽机关的谋士,还是万人莫敌的将军,也会盲目地为她
倾倒,就像三国时期的貂禅能把当时最强的两个男人玩弄於鼓掌之间。


我开始怀疑,我的如梦究竟是不是貂禅转世。


後来如梦那卡座的蜡烛熄灭了,我才真正看不见那边的情况,但是当蜡烛再次点燃直到最後离开如梦好像也没
有做什麽出格的事情。


或者算是个意外,但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实际上想钓鱼是不能急於求成的。


我这边卡座,董乐也享受完两个小姐的服务,正躺在那里歇息着,我给了钱打发了两个小姐离开,独自思索究
竟我这样放纵老婆的想法是不是对的呢?


看着董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要我学董乐那样离婚吗?


我没有再多想什麽只想早点回家去见如梦。


但是董乐可能想借酒消愁,拚命的喝酒。


我劝他说:「不要再喝了。」「你懂什麽?不要理我!」他看来已经喝过了。


「你醉啦。我们走了,好不好?」我说。


「是朋友的就留下来陪我。」董乐说着,还一边往嘴里灌酒。


「好,好,好,不过我请你到别的地方再战斗。」我想先把他哄住说道。


「没问题!你,你带路!」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平地,想跨过围墙。


幸好我及时拉着他,不然非跌个半死不可。


结果才好不容易才把董乐一扶一跌的离开了『梦工厂』。


此时我的手机响起,大概是如梦打来的。


我放下董乐去接电话,他一坐到地上就开始呕吐,我没有理会他。


原来真的是如梦打电话给我。


「喂!老婆!」我一边接电话一边截计程车。


「老公,你怎麽还没有回来啊?」如梦说。


「一个同学找我喝酒,现在还要照顾他,我很快就能回来了。」我说。


「哦,他喝醉了吗?没有问题吧?」如梦问道。


「一个人有点吃力,但是应该没有问题。」我说。


「那不如你告诉我你在那里,我过来帮你的忙。」如梦说道。


我想也好,於是把董乐的地址告诉了如梦,如梦说马上就叫车过来。


我也截了一辆计程车,艰难的连拉带推的把董乐塞进车里。


在车里董乐又叫又闹的好难侍侯。


终於到了董乐所住的大厦,原来如梦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只穿着睡衣出来。


我从车里探出头并向如梦招手。


如梦看见我马上走过来。


如梦看见我们後第一句话十分叫我意外。


「我还以为是个女同学呢!」如梦说,然後笑着向我眨眼睛。


半响我才会意。


「原来你不想来帮忙,是想来看我有没有偷吃才对!」我说。


「一半一半啦。」如梦说。


「好了,先拉这家伙下车再说。」我打开车门把董乐往外推,此时的董乐已经半梦半醒。


如梦吃力的把董乐往外拉,无奈董乐的块头比较大,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上车的。


我乾脆用脚撑,可能是力气控制不好,一下子又用力过头了,整个董乐『彭』的一声倒在如梦身上。


我赶忙一边给钱打发计程车离开,一边过去拉起董乐。


「老公,你的同学好重哦!」如梦从董乐身下站起来说道。


「不然也不要你帮忙啦!」我说着,一边和如梦两边扛起董乐的臂膀。


由上楼梯到进屋整个过程是异常的艰辛,不过总算把董乐完好的运送回家。


我和如梦累得摊在他家的沙发上喘气。


「老公,你同学的家挺漂亮的!」如梦一边喘着气一边欣赏着董乐的家。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如梦身上性感睡衣的肩带不知道什麽时候滑落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半截骚胸,随着她的喘气一起一伏,
实在性感极了。


我又回想起刚才在『梦工厂』里如梦惊艳的一幕,我的下体,马上直了。


我伸手拉下如梦两边的肩带,让她的双乳彻底的解放出来。


「老公,你……」如梦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老婆,我想干你!」我用手摸捏着如梦的乳房说道。


「什麽?在这里?」如梦指着躺在大厅中央的董乐说道。


此时的董乐好像已经睡着了,我忽然从心里涌起一种冲动,我想在睡着了的董乐面前干我的老婆如梦,只是这
样想,我的下体已经忍不住了。


「让我试试,就表演给他看吧!」我乾脆脱下如梦的睡衣。


如梦合作的配合我把她的睡衣脱下,但是却迷惑的看着我说:「老公,你不怕他马上醒来吗?」「醒来就让他
也一起干你好了!」我说。但是我知道董乐一时间是不可能醒来的,我这样说只是增强气氛而已。


如梦很乖的帮我脱衣服,并说道:「我都听你的,只是怕你会介意。」「没什麽,我都没有试过3P,正好试一
下。」我对如梦说。


「是吗?你真的想试吗?」如梦已经掏出了我坚硬的弟弟温柔的套弄着。


虽然我嘴里这样说,难道我真的想试吗,我也问自己如果董乐不是睡着了,我还会说这样的话吗。


如梦主动张开嘴巴把我的阴茎含到嘴里为我口交起来,如梦的嘴时而深含,时而浅吞,还用舌头围绕着龟头舔
弄。


我感觉得到老婆的口技比那些职业妓女还要好,我的阴茎被她吹得更坚挺。


如梦把它吐出来,往下面含两个液丸,然後再从阴茎的根部舔上舔下。


「舒服吗?」如梦轻声的问道,赤裸的如梦跪在地上,一双摄魂的眼睛含情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躺在一旁的董乐,他依然睡着。


如梦看见我这样,说道:「老公,不如我们还是到里面去好了。」「不用。」我说,我把如梦推到董乐面前,
要她爬着,我挺起阴茎戮入她的阴道里。


「哦……」如梦的小穴已经春潮泛滥。


我疯狂的抽插着如梦湿润的阴道,像只野兽。


在我的强攻之下如梦「嗯!……嗯!……」的呻吟着。


「老公,你……今天好强哦……」如梦说道。


「平时就不强吗?」我说道。


「不……是今天特别……强!」如梦说道。


这时候董乐动了动,我吓得停住了动作。


原来他只是把身体转了一下。


如梦可能知道我的担心,她说:「我们回家再……」「难道你怕吗,你不是都试过3P了吗。还怕!」我说。


「我?」如梦转眼看了看我。


「我会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他叫醒!」「你……」这回到我害怕了,我真的怕自己接受不了,但是如梦一
定会瞧我不起。


「好啊,你现在就把他的鸡巴掏出来!」我决定考验一下自己,反正董乐睡着了,怕什麽。


如梦的看着我,手按在董乐的裆部,我坚决的向她点了点头,她斗气脱去董乐的裤子。


当董乐的鸡巴暴露在我和如梦眼前的时候,如梦再一次地问我:「老公,你不要後悔哦。」「男人大丈夫说一
不二。」我的底气也不是太足啦,但是到了这种地步,我绝对不会认输。


如梦反而犹豫了,毕竟这是她当着我面前第一次要玩弄别人的鸡巴,她看着董乐黑浓的阴毛中的阴茎,伸出的
手迟迟的停在空中。


最後好像下了决心,她把身体移开令我的阴茎退出了她的阴道,同时手迅速的握住董乐的阴茎,如梦的手接触
董乐阴茎那一刻的震撼感强烈到我觉得整个脑子充满了血液,我觉得自己的心像要从嘴里跳出来,实在是很难用什
麽言语来表达我的心情,心情好复杂,好乱,同时更多的是亢奋。


如梦的手轻轻的揉着董乐的阴茎,然後头慢慢的低下,张嘴,轻舔,含住。哦,我的天,她真的当着我的面为
另一个男人口交。


此时如梦用眼睛勾看着我,好像在说『你认输了吗?』董乐的阴茎迅速的成长,令我怀疑他是否真的睡着了,
我终於认输了。


我微笑着对如梦说:「我认输了,回去吧!」如梦也笑着,一胜利者的姿态站了起来。


「就说你接受不了,走吧,回去我让你干个痛快!」就当我以为一切会就这样结束的时候,董乐醒了!!!!!
董乐醒了啊!!


董乐一手拉住如梦:「鹃,你别走!」什麽?鹃?黄鹃?董乐刚离婚的妻子!!


如梦和我都吓了一跳。


我第一个反应是无意识的把阳具软了下来,然後才慌张的迅速抄起衣裤躲在沙发後面。


真是过分,那个是我的老婆我竟然还要这样的狼狈,但是两夫妻光溜溜的在别人家里的大厅干那事情,怎能说
得过去啊!


「鹃,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躲在沙发背後的我听见董乐说话。


他怎麽会叫如梦做阿鹃的呢?


我知道了,他一定是错把我老婆当成了他的妻子,也就是说他现在还不是太清醒!


我偷偷的伸出头向他们的方向看去。


只见如梦正被董乐紧紧的抱住。


「我……我……不……」如梦似乎想挣扎,但无奈董乐的个头和力气都很大,如梦做的根本是无用央A 她挣扎
了一会只好任他抱着。


如梦看见沙发後的我,无奈的对我耸了耸肩。


「鹃,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我会好好的爱你,疼你的!」董乐用双只手掌托住如梦赤裸的双乳,轻轻
的揉了起来。


啊,难道……「我不会再让你失望的!」董乐说,然後亲吻如梦的脖子。


大哥,你认错人了!我心里在呐喊。


如梦依然无奈的看着我任董乐胡作非为,我知道她在等我的命令,只要我一声令下,她可以马上摧毁董乐的梦。


但是我下不了决定,你叫我如何面对醒来的董乐呢?叫我如何告诉他,在他怀里抱着的裸体女人是我的老婆呢?


我还是希望他不要清醒过来,我再一次的躲到沙发背後……「哦……嗯……」是如梦的声音,它发出在我低头
在沙发的一刻。


我知道,如梦爆发了,刚才半程的性爱让她不上不下,现在她要爆发了!


「鹃,来,来坐在我的上面。」董乐说。


「嗯!」要插入了吗。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的老婆终究还是在我的面前被别的男人干了。


我要看这历史性的一幕,我再次伸出头,只见如梦背对着我,跨坐在躺在地上的董乐身上,他们的下体紧贴着,
我盯着他们的下体目光再也无法移开,我的身体僵硬了,张开的嘴巴迟迟未能合上,他们已经溶为一体了。


如梦的纤腰前後的摇动,为的是让体内的阴茎插得更深,董乐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如梦弓身把手按在董乐的胸上,然後抬头作了个深呼吸,紧接着就开始大幅度的挺动臀部,性感的屁股一前一
後有力的磨着董乐的大腿。


「哦……嗯……」如梦发出和我做爱时一样的声音。


我的下体再次有了反应,无耻的抬起了头。


如梦上身忽而前倾忽而後仰,同时发出断续的喘息声。


她调整着起落的速度以给自己适当的需要的刺激,飞散的头发、似笑非笑的嘴角和沈重的喘息使得她看起来充
满一种发浪的骚劲。


而且随着身子的箪吽A 她胸前两颗丰满坚挺的肉球也跟着跳动不已,樱桃般的乳头也不断在空中画出一道道错
综的轨迹。


我伸出手套弄自己的阴茎。


「来!老公……你来干我……!」如梦说。


我知道她现在嘴里的『老公』指的是董乐。


董乐一下抱起如梦,像抱起个小孩般的轻易,他们的下体依然连在一起,董乐抛动着如梦的肉体,就这样的抱
着如梦,使如梦和他的性器官愉快地交合。


如梦的手用力地捏着他的肩膊,双腿主动地钩着董乐的腰,任由董乐捧着臀部,董乐前後挺动,使得如梦的阴
道一次又一次含吐他双腿之间竖起的硬物。


「哦……哦……好深,老公!」如梦尖叫着。


「哦……鹃……我要射了。」董乐的呼吸明显的变得急速。


「哦……射吧。」如梦说。


我眼睛看着董乐的鸡巴在如梦的肉洞里进进出出,速度越来越快,如梦也配合地加快臀部落下的时间,同时双
手紧紧搂着董乐的头,把她的香舌交到董乐的口里,董乐用力的吸着。


董乐的喉咙终於发出几声低吼,顶着如梦的屁股颤抖了几下就没动了,看来已经射了精。


果真他一拔出鸡巴,就见大量的精液从如梦的肉洞里流出来。


虚脱的董乐再次倒在地上,此时如梦转过身发现了正在手淫的我,她笑着对我示意,我报以甜蜜的笑容。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和如梦飞快的穿好衣服,也不顾得老婆的下体还流着董乐的精液,我只想趁早离开,趁
董乐还没清醒就离开。


当董乐醒来後,他只会以为是他自己发了一场春梦而已。


我和老婆已经坐上了回家的计程车。


但是我的阴茎还硬的发痛!


老婆,你要负责任哦……


(完)